史上外国人最多的北京车展成了大型真人秀现场

昨日,第十八届北京国际车展正式开幕。来自全球几十个国家的1500多家车企和供应商,齐聚22万平方米(相当于28个足球场那么大)的中国国际展览中心,陆续召开196场大型发布会,预计将发布117款新车。

亲临现场,小巴的第一个感受是“外国人真多”,据悉,北京车展第一天,到场的人中有三分之一来自海外。

规模是年度最大的,受到媒体的关注是空前的,据了解,注册报道的媒体记者超过了2万名。

特种兵式的逛展成了所有人的“首要任务”,一天下来,每个人的微信步数都是几万起步;但也有走不动道的,不少品牌前,前站着排队成了主流;人流如织中,想要记录影像也不容易,伸长脖子,仰着头是所有人的常态。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尝试在短短几个小时内,为大家总结了北京车展的几个有趣的现象,也挖了挖这背后的趋势,今天先马不停蹄地分享给大家。

“全球化”和“出海”,是本届车展的一大主题,也是2024年中国汽车业的重要主题。

一名展馆的工作人员对小巴说,本届北京车展是他见过外国人最多的一届。以前一些来自中东的高管和参访者会穿着白袍,如今都是一身笔挺的西装。

在现场,长城和捷途(奇瑞子品牌)都秀了一把全英文演讲,主题是“全球化”。

据了解,奇瑞下午场的发布会邀请约300名外国媒体,每家车企的展台都有不少外国媒体和参展商。有同行的媒体人随机询问得知,他们来自德国、俄罗斯、中东、苏丹等。

小巴还看到奇瑞汽车董事长、现年61岁的尹同跃亲临车展,和外国客户用英文沟通,全程没有翻译。

奇瑞、长城等传统车企虽然在中国新能源市场陷入激烈竞争,但在出海方面却颇有亮点。2023年,奇瑞集团出口汽车937148辆,同比增长101.1%,连续21年位居中国品牌乘用车出口第一。2024年一季度,长城汽车海外销售92778辆,同比增长78.51%。

他们在车展上卖力的表现,无非在证明出海的决心:借助这个国际展会,把自己的价值观和经营理念传达给外国消费者和外国企业,为扩大国际市场铺路。

长城展位上的工作人员向小巴介绍,如今长城哈弗在海外拥有3个全工艺整车生产基地,以及多家KD工厂,是国内首家在海外建立全流程制造工厂的中国汽车公司。这意味着中国车企出海有了新的变化:从单纯的“产品出海”到“产能出海”。

在现场,长城高管高喊“where the market is, there our factory is”(市场在哪里,我们的工厂就要建到哪里)的口号,引得全场欢呼。

蔚来、小鹏、理想等企业的说法是“生而全球化”,它们的第一桶金来自有海外背景的投资机构,又先后在美国上市,上市后还主动与海外投资机构联络。2023年底,蔚来获得了中东投资机构CYVN22亿美元的投资。

另外,“蔚小理”很早就在欧美设立了实验室和研发中心,招聘了不少外国人才。蔚来首款量产车ES8,就是德国设计师Kris Tomasso操刀的。

在现场,小巴还关注到了一个细节。据华为员工介绍,乾崑音响(华为车BU旗舰产品)是整合六个国家(芬兰、俄罗斯、德国、中国、意大利、日本)的技术资源打造出来的。

走到保时捷展台时,小巴被硕大的中国龙雕塑吸引住了。初看觉得有些“刻板印象”,细看却意味深长。围观龙雕的,几乎清一色的是外国人。

这一幕可以说是汽车行业的一个缩影:当中国品牌研究全球市场时,“洋品牌”却在思考如何守住中国市场。

从历年车展信息可以看出,“洋品牌”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2020年北京国际车展、2023年上海国际车展、2024年北京国际车展,跨国公司全球首发车数量分别为14台、28台和30台。

在奥迪的展位上,小巴发现新款的Q6L e-tron针对中国用户的需求,进行了重大改造。中国版轴距达到2995mm,相较于欧洲版车型加长了105mm,提升了后排乘坐空间。

德国宝马集团更是把“家底”都搬了过来。展会前一天,小巴提前踩点时,发现几百米的通道上,尽是印有“BMW”字样的大箱子,勾起了好奇心。第二天,小巴就到宝马展台仔细逛了一圈,果然找到了几款很漂亮的概念车。MINI品牌的首款纯电动跨界车型MINI Aceman,还选择了在北京首发。

宝马集团董事长齐普策亲临现场,并重申对中国市场的长期信心和承诺。齐普策是欧洲为数不多的“亲中派,他明确表态:进口中国电动车,不会对欧洲汽车产业造成实质伤害,对这些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不符合欧盟的利益。

不只喊口号,BBA是拿线月,宝马集团表态,未来将在沈阳追加投资250亿元人民币。2022年6月,奥迪集团宣布要投资约184亿元,建设在华第一家豪华纯电车型工厂。2024年4月,梅赛德斯-奔驰集团表示,过去五年,在中国的研发投入总计为105亿元人民币。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深耕中国市场的BBA,也得到了中国消费者的信任。2023年BBA在中国乘用车市场销量累计达到229.11万辆,中国市场对三大品牌销量贡献均超过30%,最高的奥迪达到了近40%。

与BBA相反,一些不太重视、之前也没做好中国市场的洋品牌,比如雷诺、三菱、铃木,开始逐渐淡出了消费者的视线。车展上,这些品牌的展位甚至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小巴还听到了对英菲尼迪的吐槽:“只带了一款概念车Vision Qe来北京,没啥诚意。”

以前办车展,一出场就能引发尖叫的就两种人,一是娱乐明星,二是美女模特。今年就不同了,车展的焦点人物居然是两个喜欢穿T恤的中年男人:雷军和周鸿祎。

上午9点18分,小米汽车的发布会还没开始,其展台就围满了人。里三层,外三层,记者们都想抢个更好的位置,来拍摄那个天天上热搜的男人。

两分钟后,操着湖北仙桃口音的雷军准时登场,现场立马沸腾了起来。其他展馆的观众闻讯后也陆续赶了过来,把诺大的西二馆塞得满满当当。

雷军讲完后,很多人还意犹未尽,留在小米展台排队体验小米SU7。这个队伍排得有多长呢?小巴走了快一分钟,雷军正好回店里,小巴才看到他的脸,只能拍到他的后脑勺。

雷军的老乡周鸿祎(祖籍湖北),也是车圈“顶流”。车展第一天,周鸿祎身穿亮丽的红衣,游走于各大品牌之间,逐个点评热门车型。他就像一块大磁铁,所到之处都能吸引大批围观者。

到了仰望展台,周鸿祎突然做了一个震惊全场的动作:手脚并用爬到了U8车顶,然后调整姿势,坐到车顶上俯视全场。媒体记者把这个精彩瞬间拍了下来,立马就上了微博热搜。有网友调侃周鸿祎是北京车展“最老车模”。

去年哪吒汽车的销量大幅下跌后,身为投资人的周鸿祎开始了个人营销,经常就新能源汽车话题发表有传播性的言论。最近他又搞了一个噱头,扬言要把自己的座驾迈巴赫600卖掉,换成国产的新能源智能网联车。

老周发表宣言后,很快就得到了各大车企老总的回应。小鹏、理想、问界、极氪、岚图、阿维塔、魏牌、星图等国产品牌,纷纷掏出王牌产品,摆到360楼下,非常壮观,俨然成了“北京车展360分会场”。在这场流量狂欢中,各家车企都想从这个“吉祥物”身上蹭一点流量。

雷军和周鸿祎的举动以及所受到的关注度,反映了中国汽车行业“饭圈化”的趋势。最近一段时间,蔚来、理想、小鹏、长城、吉利、奇瑞等车企的一把手,都涌进了网络直播间,都想培养自己的粉丝群。

这是汽车行业百年未有的变化。燃油车时代,汽车行业就是纯粹的制造业,车企老总们都比较低调,不太喜欢在镜头前表现自己。每当有重大活动时,传统车企就会邀请明星来站台。

本届车展,也有不少明星出现,黄渤、披荆斩棘的哥哥等,但他们的现身,并没有给品牌增色太多,与其他展位比较,现场较为冷清。小巴围观黄渤时,有人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让我给她让位置。她拍完一张照片就走了,嘴里嘟囔着:OK,完成老板交代的任务了。

小巴发现,只有少数汽配商(如宁德时代、地平线芯片、德国博世)能在展馆内布展,大部分汽配商都被“发配”到了犄角旮旯。

为什么会这种差异?有个行内人士告诉我,馆内的汽配商都是技术水平高且财力雄厚的,馆外供应商则有可能是实力不太硬的。

汽车配件商,也可以分两类。第一类是生产工艺和技术瑶瑶领先,同行们怎么追也追不上;另一类是技术实力跟同行相差无几,只是风格上略有不同。需求关系决定了,第一类享有某种程度的定价权,可以回避无休止的“价格战”。后者没有定价权,只能随行就市。

宁德时代就属于第一类。2023年8月,宁德时代发布了重磅新品——神行超充电池(实现了“充电10分钟,续航400公里”的超快充速度,可以达到700公里以上的续航里程)。

仅仅8个月后,也就是本届车展第一天,宁德时代就打破了自己的纪录,发布了战略新品——神行PLUS(实现了“充电10分钟,续航600公里”的超快充速度,可以达到1000公里以上的续航里程)。

但是,绝大部分汽配商都属于第二类,日子都不太好过。当前新能源整车的“价格战”愈演愈烈,主机厂们为求自保,只能向产业链上游施压。结果就是,电池、芯片、激光雷达等零部件行业也出现了“降价潮”。

过去,激光雷达平均价格还是3万至5万元。如今,激光雷达价格已经降到了5000元以下。三年时间,就从天堂跌到地狱。

据乘联会销量数据统计,4月份上半月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零售量超过26万辆,不但实现了同比大增32%的销量奇迹而且更具划时代的意义是,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比第一次突破50%大关。

在今年的北京车展上,已经听不到四年前所谓的“燃油”与“新能源车”的激辨之声,但汽车厂商将开启新一轮的披荆斩棘。

在光鲜亮丽的这场汽车盛宴中,在人流追逐的镜头下,埋藏着的是熊熊的野心和胜负欲,每个人或许都在想一个问题:“明年的车展里,我又将在哪个位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