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暴雨突袭阿联酋之后:沙漠降暴雨真是人工降雨的锅?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4月16日遭遇雷暴雨。阿联酋国家气象中心表示,当地16日录得自1949年有气象记录以来单日最大降雨。在迪拜,这一天的降雨量相当于当地平均一年半到两年的雨量,导致迪拜国际机场停机坪被淹,暂停航班降落两个多小时。

4月17日,中国驻迪拜总领馆发文提醒领区中国公民注意安全。同日,多位在迪拜的中国人向南都记者表示,暴雨对当地交通造成了极大影响。此前,中国驻迪拜总领事馆称,针对当地一些中国游客因暴雨的求助,总领馆正在紧急处理中。

此前,据报道,这场雷暴雨当地时间15日深夜开始,16日9时左右雨势变大,持续一整天,迪拜24小时降雨量超过142毫米。另据《》报道,官方数据显示,自15日深夜至16日结束,迪拜降雨量至少约160毫米。

阿联酋平均每年的降雨量为140毫米至200毫米,而迪拜的年均降雨量通常只有97毫米。迪拜4月的平均降雨量仅为8毫米左右。

气象学家娜哈勒·贝勒格尔泽在社交媒体X上解释:“作为参照,迪拜市区大部分地区正常年份的平均降雨量是3.5英寸(约89毫米)。对这一地区而言,这确实是个历史性事件。”

暴雨期间,迪拜空中不时出现闪电,偶尔击中世界最高建筑哈利法塔的顶部。部分购物中心、居民区和地铁站被淹,一些道路塌陷,许多居民报告雨水从房顶、门窗渗漏进屋内。

阿联酋大部分学校在暴雨来临前已经停课,很多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在家远程办公,这一措施将持续到17日。阿联酋城市艾因将举行的一场亚洲足球冠军联赛半决赛也因天气原因推迟24小时。

阿联酋国家气象中心在社交媒体上呼吁民众“采取所有预防措施……远离积水区域”。

位于阿拉伯半岛的阿联酋气候干旱,只在相对凉爽的季节时有降雨。因降雨较少,一些道路和设施缺乏排水系统。为应付这波暴雨,政府派出储罐车到街道和公路上抽水。

据报道,在阿联酋最北部的哈伊马角酋长国,一名70岁男子因所乘车辆被洪水冲走而身亡;东海岸的富查伊拉酋长国16日降雨量最大,达145毫米。

巴林、卡塔尔和沙特等海湾国家16日也有降雨。阿曼国家紧急管理委员会16日说,近日的降雨已经导致阿曼全国至少18人死亡,包括9名学生。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一段视频显示,迪拜国际机场停机坪被淹没,大型飞机试图在洪水中滑行(如图),“看起来像船只一样”。

航班追踪网站Flight Aware的数据显示,4月17日,大约290架往返迪拜国际机场的航班被取消,另有440 架航班延误。

迪拜国际机场是连接各大洲的主要航空枢纽,去年接待了超过8000万名乘客,仅次于美国亚特兰大机场。“我们目前正因天气原因遭受严重干扰,我们正在与应急响应团队和服务合作伙伴持续合作,以尽快恢复正常运营。”该机场在社交平台X上警告说,恢复需要“一些时间”。迪拜国际机场还指出,在未经航空公司确认的情况下,不要前往1号航站楼,并避免前往机场。总部位于迪拜的阿联酋航空已暂停为从迪拜出发的乘客办理登机手续,直至4月18日。

软件工程师卡尼什·库马尔·德布·巴曼(Kanish Kumar Deb Barman)在返回印度的途中被困在迪拜国际机场,他向路透社表示:“这个机场里还有成百上千像我一样的乘客,他们已经等了10个小时、16个小时了,有的甚至等了长达24至30小时。”

来自英国南约克郡罗瑟勒姆的安妮·温(Anne Wing)与她的丈夫和三个孩子原计划从迪拜国际机场飞往伦敦希思罗机场,她表示,“自今天(指4月17日)早上8点起,我们就没有与阿联酋航空公司的任何人交流过。乘客们在转机柜台大喊大叫,甚至发生了骚乱,也没有看到任何工作人员。”

据英国《卫报》报道,迪拜以干燥的沙漠气候和炎热的天气著称,且已高度城市化,几乎没有绿地可以吸收水分。由于往年降水稀少,迪拜许多地区缺乏排水设施,即便有,也无法承受如此高的短时强降雨。

值得注意的是,在洪水发生后的几个小时内,一些社交平台用户将极端天气完全归因于该国最近的播云作业,即人工降雨,这涉及操纵现有的云层以帮助产生更多的降雨,可以通过使用飞机将小颗粒(如碘化银)投放到云中来实现,水蒸气更容易凝结并变成雨。

负责监管阿联酋人工降雨作业的阿联酋国家气象中心(NCM)在向多家新闻媒体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在风暴之前或期间没有进行过此类人工降雨作业。NCM副总干事奥马尔·阿尔·亚兹迪 (Omar Al Yazeedi) 表示:“人工播云的本质在于在降水之前的早期阶段瞄准云增雨,在强雷暴期间进行播云活动将被证明是徒劳的。”

有专家对此表示,播云作业充其量只会对风暴产生轻微影响,人工降雨引发洪水的说法具有“误导性”。

“阿联酋确实有一个可操作的人工降雨项目来增加这个干旱地区的降雨量,但是,目前还没有任何技术可以创造甚至极大地改变这种降雨。”研究海湾地区降雨模式的雷丁大学教授马尔滕·安鲍姆说道,“这一地区的特点是长期无雨,然后是不规则的强降雨,但即便如此,这次也是非常罕见的降雨事件。”

BBC报道称,人工降雨,即飞机向云层喷洒颗粒来促进降雨,已经在阿联酋进行了十多年。

英国广播公司天气气象学家马特泰勒也指出,风暴之前已被预报,且影响远超人工降雨:“人们已经预测这将是一场恶劣的天气事件。在事件发生之前,计算机模型(不考虑潜在的播云影响)已经预测24小时内将出现相当于一年多的降雨量,其影响也比我预期的人工降雨要广泛得多,因为有严重洪水影响了从巴林到阿曼的大片地区。”

阿联酋国家紧急危机管理局在4月16日风暴来临前曾发出警告,要求人们呆在家里。政府还要求员工在家工作,并建议私立学校进行远程学习。强降雨还袭击了沙特阿拉伯和巴林,有视频显示当地有汽车被困在遭洪水淹没的道路上。

BBC报道称,引发洪水的因素有很多,但气候变化引起的气候变暖使得极端降雨发生的可能性更大。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气候科学高级讲师弗里德里克·奥托(Friederike Otto)向路透社表示,随着气候变暖,世界各地的降雨量变得越来越大,这是因为温暖的大气可以容纳更多的水分。她强调,将人工降雨视为强降雨的原因是一种误导行为。

“人工播云无法从无到有创造出云。它只是促使天空中已有的水更快地凝结并在某些地方滴水。所以首先,你需要水分。没有它,就不会有云。”奥托说。

资料显示,温暖的空气可以容纳更多的水分——每升高1摄氏度,水分就会增加大约7%——这反过来又会增加降雨的强度。今年1月发表在《自然》期刊上的一项研究表明,随着全球气候持续变暖,到本世纪末,阿联酋大部分地区的年降雨量可能增加约30%。

4月17日,中国驻迪拜总领馆发文提醒领区中国公民注意安全。同日,多位在迪拜的中国人向南都记者表示,暴雨对当地交通造成了极大影响。

“第一次来这沙漠城市就下起来大雨,也是绝了。”一位赴迪拜出差的女士,于当地时间15日中午到达迪拜。她告诉南都记者,当地朋友“开SUV勉强能安全到达酒店”。因为暴雨淹了酒店厨房,她到达酒店后也无法点餐。

在迪拜从事物流工作的詹先生向南都记者表示,当地时间16日17时许,员工们因暴雨提前一个小时下班,但发现地铁、公交均已停运。一行人选择从办公地点走回住所,一直到次日凌晨3时许才回到家。其提供的视频显示,行驶在路中的车辆已被雨水淹没半个车身,蓄积在道路上的雨水大约可以淹过一个成年男性半身,部分道路积水可没过脚踝。

在迪拜从事房产投资的一名华人表示,当地时间16日,雨水从其住所停车场天花板灌入地下车库,造成一定积水。近10名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将下水道转角处拆开,从而让水排得更快。在迪拜经商的康女士则称,其店铺受暴雨影响相对较小,还在正常营业。“差5厘米水就进仓库了,还好雨停了”。

正值2024年中东迪拜涂料展览会举办期间,一名在展会提供翻译服务的人员表示,展会举办地迪拜世贸中心因暴雨漫入会场,他在16日下午被通知紧急撤离。他告诉南都记者,展会于当地时间17日恢复开放。

暴雨亦导致迪拜国际机场停机坪被淹。一名从迪拜飞往瑞士的中国人向南都记者回忆,自己刚到迪拜国际机场就遇上暴雨。因飞机延误,她在候机厅等待至雨停后登机。但登机后雨势突然变大,她在飞机上等了约5个小时才起飞。

北京时间17日晚,一名在迪拜旅游的中国游客告诉南都记者,她已经在迪拜国际机场滞留了约20个小时。她在飞机上等了约6个小时后,被通知需要下飞机在机场继续等待。

南都记者查询获悉,目前迪拜国际机场多趟航班延误或取消。另一位搭乘飞机途经迪拜的中国人表示,因受迪拜暴雨影响,在迪拜上空盘旋两个小时后,飞机于当地时间17日凌晨3时在阿联酋阿布扎比迫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