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4世界杯主办权成萝卜坑沙特提前开香槟无妨?

2034年世界杯主办权虚位以待,若有申办意向,10月31日前向国际足联表明申请意向,11月30日前交齐申办材料即可,仅限亚洲和大洋洲的会员协会。距离最终截止日仅余八周,现只有沙特阿拉伯足协宣布竞标,并给出了详细申办计划,让同样有意男足世界杯主办权的澳大利亚措手不及。公平竞争实为萝卜坑?英国媒体想到14年前申办2018年世界杯的失利,出头为昔日殖民地打抱不平,质疑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与“非民主国家”的往来交好,并进一步指出继卡塔尔与欧足联之后,国际足联和沙特关系发展如此之快,以至于现在部分人眼中,国际足联和欧足联之间的角力已经沦为了某种形式的沙特与卡塔尔的代理人之争。

本月4日,国际足联在理事会视频会议中确认,为襄世界杯百年诞辰盛举,2030年男足世界杯计划交三大洲的六个国家合办,坊间哗然。87岁高龄的前国际足联布拉特接受瑞士媒体采访抨击“环地球世界杯”的大胆创举:“用这种方式割裂世界杯简直荒谬。世界杯决赛圈必须是一项紧凑的赛事,对赛事的身份标签、组织与游客同样重要。”在布拉特看来,纪念百年世界杯,最理想的方式就是南美洲主办,毕竟1930年乌拉圭主办并夺得了首届世界杯,“由于历史原因,2030年世界杯本应只属于南美洲。”

三洲六国合办的创举被一些评论家尖锐地形容为“国际足联2030年托管方案的政治权宜之计”,甚至教人心生钦佩,因为该方案“一口气收买了欧足联、南美足联、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足联和非洲足联”。而在国际足联公布百年世界杯合办计划的同时,会议商定,根据各大洲足联轮换原则和尽可能确保最佳办赛条件的原则,2030年和2034年两届世界杯申办工作同时进行。这样一来,只要澳大利亚人的障碍彻底扫除,因凡蒂诺的沙特计划将在2034年获得充足余地。于是当晚,沙特阿拉伯宣布将独立申办2034年世界杯。

沙特承诺,将为世界杯建设14座容量至少4万人的球场,1座容量至少8万人的体育场,72座拥有配套酒店的训练营,两座国际广播基站,两处球迷广场以及4座为国际足联雇员提供住宿的酒店(其中的健身房和游泳池都依据特殊标准建造)。接着是国际足联的保留环节:评估之前,支持先行。先是吉布提足协表态支持沙特申办,肯尼亚紧随其后。非洲是因凡蒂诺的“权力基地”,而澳大利亚所在的亚足联也将支持沙特。

澳大利亚原本寄望于通过2023年女足世界杯的成功敲开主办男足世界杯的大门,但留给他们的行动时间显然不多了,10月31日前表明申办意向后,潜在申办国还需要在11月30日前将所有申办材料递交国际足联,澳大利亚前景日益渺茫。但如果他们排除万难坚持参与陪跑呢?对国际足联往好了说叫麻烦,往坏了说就是噩梦一场。

就算沙特如愿填上了萝卜坑,国际足联的麻烦也不会停。欧足联想知道因凡蒂诺什么时候才能解决尚未被大规模争议、但迟早要点燃民意的线的沙特意味着又一届北半球冬季世界杯,届时的日程安排将更加混乱,尤在欧冠扩军和世俱杯扩军抢夺赛程白热化的阶段,赛季中的世界杯将更加增加球员的疲劳。依据现在的调查数据,89%的职业球员反对赛季中途的世界杯。

布拉特的下台,与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的归属有直接关系,因凡蒂诺似有步前人后尘趋势。卡塔尔世界杯后,国际足联和沙特的关系干柴烈火,一日更比一日近,横竖绕不开一个钱字。四年周期计,欧足联通过欧冠、欧洲杯和欧国联创造约170亿英镑收入,英超每三年周期转播协议收入超100亿英镑,且仍将继续攀升。唯有国际足联,主要收入来源还是世界杯,而2026年美加墨的预计总收入仅为90亿英镑。因凡蒂诺需要一个足够富有的盟友,助他实现国际足联成为主要赛事组织者与创收者的梦想。

另一方面,巴黎圣日耳曼主席赫莱菲作为欧足联主席切费林的重要盟友,控制着欧洲俱乐部协会,半掌欧足联舵轮。同期沙特与国际足联联手,沙特旅游局本计划成为2023年女足世界杯的赞助商,但因强大的舆论压力最终作罢。现在,沙特正向着2034计划稳步迈进,他们有亚足联和非足联支持,两大足联在国际足联211个成员协会中占据101个席位。《每日邮报》援引消息人士态度:“2034年沙特世界杯不再仅仅是可能,而几乎可以说板上钉钉。钱能通神,这届赛事将为国际足联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新金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